苏格拉迪之梦

老子的斯文败类许期楚骁小说(全文阅读地址) 连载中

《苏格拉迪之梦》苏格拉迪 蕾丝 苏格拉迪之梦GL

时间:2021-01-21 15:03:30 分类:现代言情 来源: 作者:筱媟 主角:陆天明,胡维

这次给书友们带来筱媟原创的现代言情小说《苏格拉迪之梦》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,陆天明,胡维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,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! 高二之前,一群人心都不在学习上,成绩中等,到处瞎...

《老子的斯文败类》免费试读

高二之前,一群人心都不在学习上,成绩中等,到处瞎混,虽然不影响别人,自己也绝不进步。有陆天明在,即使逃课,也不会被叫家长,顶多被叫到办公室说两句,但我们一般都皮厚,就算会被人围观也不怕丢脸。

学校有专门的风纪委员,男生头发不能过肩,女生不能留刘海,不能披发,不能烫染,总有女生偷偷的将头发染成深色,将鬓角的碎发留的长一点,男生学电视里的男主角,修一个带着弧度的发际线,被老师请去喝过几次茶之后,乖乖回到了黑长直,因为是附中,学生家庭背景都差不多,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。

高考前毕业照的时候,一个个都是黑长直、短寸头,看起来无比朴实纯真,几个月之后,散伙饭的照片,同学们的发型已经是各型各款,卷发长发、栗色红色、齐刘海、斜刘海,不一而足,可见,三年的单一发型,大家忍的有多辛苦。

我曾经看着校园里牵手的情侣偷偷的对郑其说,能够顶着这样的发型花前月下,一定是真爱,然后郑其说我刻薄,这个时候他格外像陆天明。

那时候我一直留短发,再短一点就要剃成板寸了,大家都穿校服,远看去我就跟小男生差不多,加上我经常跟郑其呆在一起,不是熟悉的人,根本就认不出来,不止一次的,有人从背后插进我们中间,搭了肩膀才发现有个女生在,陆天明就有过那么一两次。

也是因此,跟郑其亲近也不觉得有任何不对。有时候从心底里也快觉得自己是个男生,至少没有什么男女授受不清的顾虑,当陆天明站在我面前说喜欢我的时候,我指着他笑了半晌,问他是不是有奇怪的取向。

高二(3)班的教室在主楼和副楼连接的转角处,从食堂和宿舍区进入教学区,必须从我们教室门前经过,所以,那里常年人来人往,分外热闹,陆天明是一个交友广泛的人,其他班级的人也常常在门口过道边的阳台上和他聊天,兴起时哈哈大笑,令人侧目。

高中的男生无聊起来真的会很无聊,另一边的墙上是一面公告栏,却又不近人情的挂很高,小个子的同学,往往要很辛苦的仰起头才能看清上面的信息,包括我。

无聊的人总能想出无聊的点子,陆天明就把双手撑在墙上,等我看完转过身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在他的怀里,他低着头靠近:“莫拉迪,你喜不喜欢我!”

我呵呵假笑了一下,能屈能伸的一矮头,从他手臂下面穿出去:“你疯啦?”

他眼底闪过一丝慌乱,周边的男生却开始起哄,他笑一笑放下手,面无表情的回到人群中间。

高中男生的花样是层出不穷的:高个子的男生挡在教室门口,一只手撑着门框,拦着要进去的女生:“叫哥哥,叫哥哥,我就让你进去!”

女生气鼓鼓的,跳脚打人的、脸红着躲开的、高冷的一语不发的,诸如此类,常在课间吵吵闹闹的没完。

郑其还在的时候,他会帮我解围,现在,我只能自己试着扒下陆天明撑在门边上的手,只一下,他就放开让出了进门的路,旁边的笑闹声也停了。

以前有郑其的时候,觉得陆天明是一群人中的老大,沉稳有度、思维缜密,似乎比同龄人多了几分成熟,与郑其相比,更是差着好几代。郑其出国之后,他就变的不太一样了,文理分科之后,只有我和陆天明选了文科,从原来的班级里出来,分到了同一个文科班,有时甚至还是同桌,即使换位置,也前后不超过两排。

郑其走了之后,胡维就成了我每天的伴儿,跟女生在一起的多了,头发也留长了,没有人再以为我是男生。胡维对陆天明的感情从不遮掩,也因此胡维的追求者排了开去,却也只敢远远的观望,陆天明的爸爸是市府的一把手,市里的领导动不动到学校来考察,老师也对他礼遇有加,我们无数次翻墙逃课,偶尔被抓,都是靠他才逃脱处罚。但陆天明对胡维一直是不冷不热的,美女都会有脾气的,她的脾气就在于她可以对陆天明千般示好,可以对任何人说起她对他的欣赏,却但不能直接告诉陆天明,她等着他主动开口,对她而言,这是女生的特权。

这一切她都对我讲过,我也八卦的问过陆天明,他只是“哈哈”的抓乱我的头发,岔开话题,不管我变成什么样子,他爱跟我开玩笑的习性从不曾改变。挡在教室门口或者是过道中间非不让我过,等着看我跳脚生气之类都算是平常,有时候都觉得他根本把我当一只宠物,开心的时候就逗一逗,而他在我面前的时候从来都不会不开心。

陆天明说喜欢我不是一两天的事情,而且他似乎是玩这个上了瘾,各种花招百出,习惯了以后,我也开始对他的每一句话打折,从信十分,到信八分,再到信五分,有时候甚至一分都不信。对于他喜欢我这种说法,我选择信零分,从来不曾当真。

胡维因为陆天明的事情问过我许多次,也许是她追的太紧,陆天明本来还把她当一般的朋友交往来着,有时候我们跑出去玩也会叫她,但越往后,陆天明几乎就是躲着走了。我只能一再向她确认,对陆天明没有除了同学朋友以外的任何感情,别的什么都做不了,被她问的烦了,我几乎想苏格的事情告诉她,16岁以前,这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暗恋,而暗恋这种事,才真的是如人饮水、冷暖自知。

胡维虽然没有接受任何人的表白,一直等着陆天明开口,却是不吝于与人暧昧的,坐在男生的单车后面、接受来自其他男生的礼物、男生帮她改不合格的800米成绩,但到最后也不过是一场暧昧,那时候偶然看到一句话“万花丛中过,片叶不沾身”,觉得实在是贴切的紧。也因此,我跟她的关系虽然近,却算不得亲近。

高二的深秋,天气已经冷了,大家都会在外套外面套上校服运动服,下午第二节课后,我帮英语老师抱着作业到主楼的办公室,回来的时候在楼梯口碰到了胡维。

这之前,我们已经有几天没有说话了,分科的时候,胡维选了理科,她成绩一向不错,分到了位于最顶楼的重点班,后来因为要考艺术,转了文,恰好分到了我们班,但艺术生要经常去外地培训,准备艺考,所以见的机会不多。

“好巧啊,你找老师吗?”胡维穿着一身驼色的牛角扣大衣,没有穿校服,整个人显得高挑修长,原本是靠墙站着,见我出来,一步抢到我面前,虽然疑惑,我还是先打了招呼。

“我在这等你,我刚回来,看见你进办公室。”她轻轻笑了一下,时间很短,拉着我往边上站,离开教师办公室的视线。

“什么事?”我顺着她往边上走,“快上课了!”

两人在楼梯口角落站定,数米之外才是教室,很少有人从这个楼梯走,她一手拉着我:“你跟陆天明怎么回事?”

我没反应过来:“嗯?”

“她们都说陆天明喜欢你,说你是他的女朋友。”胡维眼里射出一道精光,似乎要将我穿透,“你不是说过,你不喜欢他的吗?”

“我没有,”我一边否认,一边想把被她狠狠抓住的右手挣出来,“你抓的太紧了,痛。”

“你们老是在一起,他拍你的头,逗你笑,对我从来都是淡淡的,像看不到我一样。”她语速越来越快,说话喷出的热气打在我脸上,我更加用力的想要挣开她的手:

“你喜欢他去跟他说啊,跟我有什么关系,你先放开我!”

实在是太讨厌被人控制的感觉,我本能的往后一退,用力往后扯出手臂,终于脱离了她的手,却在下一瞬间,失去平衡,直直的往后倒去。

胡维脸上的惊诧一闪而逝,她刚刚本来拉住了我校服的袖子,却只是轻飘飘的一碰,就擦过去了

恍惚间,看到胡维脸上转瞬即逝的笑,接着被慌乱掩盖,忽然就生出自嘲的情绪来了:看吧!让你轻易的相信别人,被骗了吧!

还好衣服穿的多,身上除了几处轻微的擦伤以外,没有什么别的伤口,右腿在落地的时候撑了一下,头在台阶上磕破,医院检查之后,说是轻微脑震荡和骨折。

从医院醒过来的时候,伤口已经处理完了,右腿打了石膏,额头右边一道伤口,在纱布之下隐隐作痛。

在医院住了一个多月,拄着拐出了院,在车窗的反光里,看着自己额角留下的那道两厘米的伤疤,想哭,妈妈并没有问我受伤的原因,只是帮我办了住院手续,下班后来看我,倒是莫子轩,每天放学都都跑过来,粘着不放非问我为什么会受伤,偶尔有几次,他从学校逃课出来,被妈妈逮到,抓回学校去;周末的时候更是整天都呆在我的病床边。

陆天明来看过我,带来了MP4,让我无聊时可以看看电影,其实很想冲他发火,毕竟胡维是因为他才逼问我,才在可以拉住我的时候根本没有伸手,如果不是他整天开些没边没沿的玩笑,她也不会越来越不相信。可是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,他毕竟是好好的来探病,把他轰出去也不太厚道。

拆线那天,陆天明也在,因为是大病房,也没有人关心他为什么在这,额角的疤一点点的露出来,暗红色,我勉强笑了笑对一边的妈妈说:“嘿,我有个胎记了!”

陆天明看着我的伤疤

查看全部内容

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

最新更新

当前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苏格拉迪之梦》苏格拉迪 蕾丝 苏格拉迪之梦GL